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那个 男人-那个 男人
我痛恨那个男人,我痛恨那个咬着香烟的男人,我痛恨那个咬着香烟玷污我身体的男人。

  那个晚上,那个男人,我一辈子都会记着的。

  我很清楚的记得,那个寂静的晚上,被那个咬着香烟的男人强行拖进了幽暗的小巷里。

  我不停地尖叫着,高呼着救命,希望有人经过的时候,会发现我这边的状况,把我从中拯救出来。

  可是,不管我怎么叫,怎么喊,声音都快要沙哑得不成样子了,却还是没有人发觉我的处境,就好象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和「它」,一个人和一只禽兽而已。

  我被他强按在小巷那湿漉漉的地上,双手也很快地受制,被反拗在背后绑住了。双手失控活动能力的我,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。

  男人骑在我的身上,随意地隔着衣服搓揉我的乳房,我却完全没有方法可以制止他。

  「不要!求求你,我手袋中的钱都给你吧,请你放开我,我不会报警的!」其实,那时我的脑袋还是很清晰,我知道已经被制服的我,无论说些什么都是没有用的。把钱全都给他?不会报警?这些话从已经受制的我说出来,在男人的耳中,根本全都是废话!甚至在我自己的耳中听来,也是一样的可笑!

  可是,我可以做的,就只有这些而已……

  黑夜之中,我连那个男人的样貌都看不清,漆黑一片的环境之下,我唯一看得清楚的就只有香烟顶端上的一点火光。

  「刷刷!」

  「啪勒!」

  随着两下清脆的声音划过我的耳际,我的衬衫已经被男人撕裂开两边,原本依附衣服上面的钮扣也一一的散落在地上,而我那深紫色的胸罩亦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之下。

  我、我当时实在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了!

  除了在求学时期,上体育课时,于更衣室中曾在众目睽睽的情况之下暴露只穿著内衣的身体外,也就只有在几个闺中密友面前试过。可是,现在却竟然被这样的一个陌生男人……男人用淫邪的目光注视着我的胸部道:「臭婊子,奶子挺大嘛!」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他恶魔般的双手便已经从胸罩的底部伸进去,攀上了我的乳峰!

  「不!不要!」

  我不停地哀嚎着,希望可以唤起男人的一点人性,忽然大发慈悲放过我,让我逃出魔掌。

  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天真,但哪怕只有半点可以改变现状的希望,我也会试一试。

  理所当然的,男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,而且更变本加厉,把我深紫色的胸罩往上推,使得我从来在人前展示的乳尖也暴露在空气之中。乳尖在失去胸罩的保护之下,在冷冰的空气中静悄悄地立了起来。

  我感觉到我的眼眶已经充斥着泪水了:「停手!求求你,不可以这样的!」我不断地摆动着身体,膝盖也不停的撞向男人的背部,尽着我最大的努力,阻止他禽兽般的行为。我很清楚知道,再这样下去,事情将会向更可怕的方向走去。

  可是,男人面对我的抵抗,却只是无动于无衷,他仿佛一座山的一样坐在我的身上,我的一切动作都不能撼动他半分……我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把香烟暂搁在手上,慢慢的俯下头来,使得我的乳房与男人的脸愈来愈接近了。

  我惊惧的神尽被男人收归眼底,看着他在黑夜中在发出饥渴得如同野兽般的眼神,让我感觉到自己成为了一只无路可逃的猎物。

  而作为捕猎者的他,作为胜利者的他,似乎并不满足于现状。他狂野的气息扑面而来,作为猎物的我,忽然有了一种将会受到玩弄的预感……花猫抓老鼠,不正正也是这么的一回事吗?

  来了!要来了!

  他那湿漉的舌头,竟然以我的乳尖作为目标伸将出来。本该害怕得合起双眼来的我,在这当下竟然合不起来,把舌头与乳尖作最亲密接触的一幕看在眼里。

  啊呀……

  谁、谁也不曾告诉我,乳头被男人舔弄的感觉是怎样的。此刻的我,也实在说不出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,而还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……好难受!真的好难受!

  那种又骚又麻的感觉,从胸部蔓延至全身,透过脊髓扩散开来。

  剎那间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那种无以名之的羞愧感侵占了我所有的思考空间。我实在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我希望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!

  然而,我的身体却清清楚楚的告诉,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,我的身体现在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行侵占凌辱!

  啊!我的天!

  他、他竟然把我的……我的乳尖,整个都含在口里了!他吸啜时不断发生「雪雪」声,仿佛就是魔鬼对我的嘲笑一样。

  我感觉到他的舌头在我的面庞面上舔了一下:「哈哈哈!老子玩得你很爽是不是?看你的乳头都乖乖地立起来了!」我的身躯随之一震:「不!不是的!请你放过我吧!」「放过你?别傻了!老子涨成这样子怎么可能放过你?」男人一边说,一边解除着他下身的束缚,让他那男性的雄壮之物在我的面前昂然挺立!

  不、不是吧?

  这…这就是男人的那东西?这粗幼长短仿若婴儿手臂的就是男人的阳具?

  那表面布满了凸起的血管,状甚凶猛的家伙散发着一种教人快要溶化的热力,当那热力向我迎面而来的时候,我不禁感到一阵头昏目眩,不自觉的深呼吸起来。

  男人似乎对我失神的表情非常满意:「老子要借你的乳房来溜溜鸟啦!」话音刚落,在我还没有理解男人话中之意时,他已经把搁在手上多时香烟重新放在口里,然后用空出来的双手用力地抓住我的乳房,并向中间一挤,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。

  他、他竟然把他的那根……那根……在乳沟的中间穿过去!

  那实在太恶心了!原本我是提不气勇气去看这可怖的一幕的,可是我依然按捺不住,张开眼睛看了一看。可是一看之下,我的眼睛就再也转不开来了!那凶猛丑陋的家伙,不停地在我的乳沟之中穿插着,斗大的龟头还不时从中伸出来,不断地向我炫耀着被男人强行夺去的主权,那原本属于我的乳房的主权!

  而且,再过一会儿,这邪恶的器官甚至会喷出那浓稠发臭的白色体液,我一想到那令人作呕的液体将会溅在我的肌肤之上,就极度的感到毛骨悚然了!

  男人的呼吸也逐渐的粗重起来了:「哼!臭婊子,老子我就先用你的奶子射上一发了!」什、什么?那种可怕的事情这么快就要发生了吗?

  只见那男人倏地加速起来,大约抽送了四、五十下左右,大喝一声,白色的岩浆终于从火山口中怒射而出了。

  好腥!

  好臭!

  那恶心的精浆占据了我的胸部和颈项,甚至有一些溅在我的下巴和嘴巴上,那种感觉,就像是好几只水蛭忽然落在自己的身上,想要抽干我的血肉、我的心神、我的灵魂……正当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,男人却正在进行他的下一步了。

  「刷刷」的两声,我那及膝的黑色短裙在他的暴力之下化成纷飞片片的布碎,露出了与我的胸罩同一套的深紫色内裤,还有两条白晃晃的大腿。

  正当我惊惶失措得一双大腿在空气中不停乱蹬之际,男人的手已经抚上了我的阴阜,有节奏的按捺起来。

  他的手很用力,而且他的手法也很粗暴,可是我在痛苦的旋涡之中,也讶异地得到一丝的快慰。

  啊!

  他的手、他的手……已经伸进去内裤里面了,我感到我的阴毛正在与他的手掌摩擦着,他粗糙的皮肤表面正在侵攻着我那脆弱得忍不起任何风雨的嫩肉,啊呀……「刷」地一声,我的内裤就已经不再完好无缺了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隐密保护着的地方,就这样被男人一览无遗了!男人的目光并没有在上面停留很久,可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使我在瞬间沦陷了……他无声无息的举起了他的中指,猛地向我最隐密的地方一刺!我下意识的把下身的肌肉收缩起来,可是仍然无阻止手指插入,而且更加进一步的在里面蠕动着。

  我真的很想再试试开口向他哀求,希望他会大发慈悲的放过我,可是……我不敢……我怕……

  我怕我一开口,竟然会是要求他给我更多的欢愉!

  我不知这是不是就是那所谓的技巧,我只知道我的身体在他有规律、有节奏的抽动之下,竟然渐渐的有了反应,身体的某处在不知不觉暗湿润了起来……这,就是别人口中的产生了反应吗?

  眼前的一切,身体所体验着的一切,都是那么的陌生,也许正正就是这陌生的感觉,成为了一股我根本无法抵制的力量吧?

  我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起来,连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。

  然而,很快的,男人就打断了我思绪……用他的抽插……我想死……剎那间,我的脑海只出现了这个想法。

  会生出这个念头,并非单纯的来自肉体上来无匹的痛楚。更多的,是来自男人狂野的咆哮之后,在横蛮的冲刺之后,在我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之后,那仿似灵魂被抽走了一部份的感觉。

  我想死……

  为什么,我这些年来一直守护着的东西,这么简单的,因为男人一个随便的动作而失去了?随便得就像摘下了一朵路边的野花一样?而我,作为那路边的野花,就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?

  既然我守护是那么无力,为什么上天不是派一个让我羞涩地点头的人来,而是派了一个随随便便的人,随随便便的就把我摘走了?

  那么,我一直以来的守护,价值何在?我做的一切,是为了什么?很多人都说我傻,他们都说,这个世界里,新时代的女性已经不必再为那种无聊的事情而坚守着,应该及时行乐。我一直都不认同,我认为自己的想法才是对的,然而,眼前的事实却是那样的残酷,难道他们才是对的吗?

  更让我沮丧的是,我的身体似乎也赞同了他们的想法。男人一下又一下的抽送,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我的身体,痛楚一点一滴的溜走,欢愉一点一滴的袭上心头。

  我的理智渐渐的压抑不住我的身体,好几次都不小心被欢愉的感觉引得叫了出来。虽然都是一些「嗯嗯啊啊」之类没有意义的声音,但是我很清楚我每一次受不了而发出声音来,都等同于给予男人一次又一次的鼓励,鼓励他更卖力的寺蹂躏我的身体。

  这不是我的原意,也不是我心中所希望的,可是我的身体却一直这样的做着……「嗄……你妈的臭婊子……嗄、嗄嗄……第一次就被人强暴了,竟然也舒服得呻吟起来,嗄嗄……你这淫娃,我干死你、干死你……」我知道他想在我的身体里做些什么,但我真的不敢开口去拒绝他,我真的很怕我的身体会继续背叛我的心理,说出一些我并不想说出来的话……男人突然暴喝一声,把全身都压着我的身上,然后我就感觉到他在我的体内留下了一些炽热的物事……难道说,我被抽走了的那一部份灵魂,就是用这些恶心的东西来补偿我吗?

  然而,很不争气的,我的身体继续与我的思想背道而驰,在同一个时间点,和男人一起达到了顶峰。

  「哼!臭婊子,被强奸还能高潮,你说你是不是欠干?」对于男人的侮辱,我只感到泪水从眼角溢出,然而嘴巴却无言以对。身体的反应说明了一切,我……就是个欠干的女人……「妈的!你的烂穴还堪称得上我的大屌来插上几下,你的屁眼……我呸!最多只不过是我的烟灰缸而已。」很痛!

  男人竟然真的把香烟塞进我的……

  我发觉我在这一刻虚弱得就像刚出生的雏鸟,只能以几不可闻的声音道:

  「请你……放过我吧!我已经被你……你当做是行行好,放过我吧……」只见那男人用力的在我的肚子上踹了一下,让我痛得弓起了身子,动弹不得,从喉咙中挤压出一阵阵沙哑的呻吟,一阵阵痛苦的呻吟。

  男人这才一脸志满意得的解开我手上的绳索,在我的身体恢复活动能力前就离开了。

  我看着身上那残破不堪的衣物,稍为整理一下之后就拖着饱受凌辱摧残的身体回到了家中。

  这件事,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,包括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,而我自己亦不想再回忆起这件事。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:一级黄色电影_欧美黄色电影_免费黄色电影网站

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